他坐着轮椅上清华还拿了特奖!他的坚强打动了现场所有观众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自梁启超先生1914年在清华大学做了题为《君子》的演讲后,自强不息就成为了这所在中国具有百年历史的高等学府的校训。在它的影响与激励下,清华大学涌现出了无数卓越的学术大师、兴业之士以及治国之才。前段时间清华大学2015年本科生特等奖学金答辩会举行,一位来自计算机系的清华学子以他令人敬佩的坚强打动了现场所有观众,在所有15名参加答辩的候选人中位列第二。他就是矣晓沅,下面便是矣晓沅在2015年清华大学本科生特奖答辩会上的发言稿。

作者:矣晓沅

各位老师同学下午好,我是来自计算机系的矣晓沅。下面我将与大家分享这三年我在清华中的收获与感悟。

刚入校时,我基础较为薄弱,加上身体不便带来的种种困难,我大一的学习成绩只有年级的69名。即使如此,我也想要做得更好,身体的障碍绝不是放弃拼搏的理由,我不想输给困难,更不想输给自己。三年来,我坚持努力学习。因为没有和本系的同学住在一起,交流的机会较少,所以我抓住每一个向他人请教的机会;因为疾病的治疗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我从不翘任何一节课。我的成绩从大一的69名进步到大二的31名,最后到大三的9名。我希望用努力来改变自己,活得更加自信,更加坚强。

在学习之外,我喜欢辩论。对我而言,辩论很像人生,很多时候辩题涉及的领域我们从未接触过,正反立场也无法选择。但自我努力和队友的配合就能带来胜利的可能。我大一开始参加辩论,先后加入了系辩论队和校辩论队,获得过清锋明辩亚军,黄金联赛最佳辩手等荣誉。在享受思辨乐趣的过程中,辩论也给予了我展现自己,面对未知挑战的勇气。

我愿意去演讲。陪伴在我身边的人给予了我乐观和坚强,我也希望能将这份力量带给他人。今年7月,我为智行基金会资助的贫困学生做了一次演讲。这些孩子本身很健康,只是因为他们的亲人患有艾滋病,在成长过程中,他们就遭受很多歧视与误解。我希望将自己不服输的生活态度传递给他们。听了我的故事后,孩子们写下了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当我看到这些卡片时,我觉得一个人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热爱实践。我不希望因为身体的束缚就放弃追寻远方,因为他人的眼光就蜷缩在象牙塔中。2013年,我作为队长,组建“中国远征军战斗遗址考察支队”,带队前往腾冲进行实践。在队友的帮助下,我的轮椅走过抗战博物馆,跨过怒江,走过战场遗迹,去寻觅顽强不屈的爱国英魂,我获得过2013清华校级实践个人金奖等荣誉。我想要走出去,在更广阔的社会中迈出脚步,尽自己的一份力。

我喜欢文学,即使人的行动受限,文字中包含的情感和思想是无限的。进入计算机系后,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为我理解语言文字提供了新的视角。

大三这一年,我作为主要人员参与了“计算机自动集句作诗SRT”。我希望将自己掌握的诗词知识和计算机技术结合起来,把古诗中的美,诗人的意志和精神重新带回到我们日渐浮躁的生活中。我们将闻一多等大师的古诗词韵律理论结合到算法中,提升了古诗诗句切分排歧的正确率;同时我们提出了新的基于上下文的语义关联提取方法,并由此构建了古诗的词联想网络。我们的成果对自动作诗和古诗韵律研究、内容理解都有较大帮助。

以此为基础,我开发了“web端和移动端的集句作诗系统”,能够根据用户输入的关键词生成集句诗;此外,移动端的APP,还可以根据用户上传的照片自动生成符合照片内容的集句诗。

目前我已推研到计算机系自然语言处理组,今后我还将继续努力,去面对更多挑战,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争取做出更多成绩。相信今天克服的苦难,总有一天会成为贡献社会的力量。

三年前,在我和家人对未来的去向充满担忧时,清华以其厚德载物的胸怀接纳了我;

在我面临学习、生活上的困难时,同学、老师、甚至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帮助着我;

我的母亲放弃了她的工作,三年来一直照顾着我:寒冬中,在积雪里推着轮椅上的我去教室;学业繁重时,陪我一起熬夜;无论是去实践还是辩论,她始终一路相伴。

我收到了恩情太多,或许我最好的回报方式,就是对所有艰难困苦付之一笑,不停脚步。

因为困难选择了我,所以我想要选择坚强。

谢谢大家!

附:矣晓沅在2015年清华大学校友励学金颁发大会上的发言

各位老师、各位学长、各位同学:

大家下午好!

我叫矣晓沅,是计算机系2012级的本科生。今天,非常荣幸能在这里代表所有获得校友励学金的同学,向各位学长表达最真挚的谢意。

正如大家所见,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没有办法从轮椅上站起来。在座的各位或许会有疑问,此种情形下的我,是如何在清华里学习生活的。说实话,起初的清华生活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其间有很多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困难,但我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在这个园子里,我受到了许许多多的帮助,正是有了这些帮助,才有了现在这个得以在这里向各位表达谢意的我。

我来自云南省玉溪市这座宁静的滇中小城。本来平静的生活为一场疾病的造访而破坏殆尽。6岁时,我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是一种侵蚀破坏人体关节、并且无法治愈的疾病,在医学界被称为“不死的癌症”。从那以后,我变得不能下蹲、不能奔跑、不能跳跃……并且因为常年使用激素治疗,在我10岁时,又并发了双侧股骨头坏死这一病症。在医院里抢救了两个月,我最终与死神擦肩而过,但却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即使坐上了轮椅,我也没有放弃我的人生。小学剩下的两年、初中、高中,我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学习。我记得每一天,我的母亲骑着自行车载我到学校,再背我到四楼的教室;我记得一次又一次,同学与老师把我抱到五楼,进行物理实验。我也曾悲伤绝望,我也曾面对生与死的抉择。可不论有什么困难,不论我的疾病对家人、对周围的人造成了怎么样的负担,我的父母,我的老师、我的同学都没有放弃我。努力学习,这或许是我表达感谢的唯一手段。

虽然在中学时,我曾因病情恶化两次休学治疗,但在他人无私的帮助和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我仍然考取了当地的重点高中,并于2012年,取得了全省第16名的高考成绩。 

刚得知高考成绩时,我和我的家人喜忧参半——会不会有高校愿意接受这样一名身体不便,无法自由行动的学生?就在这个时候,清华招生办的老师主动联系了我们,说清华不会拒绝一名成绩上线而且自强不息的学生。那是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清华校训的蕴味:自强不息,厚德载物。那之后,我的父亲独自在家中照顾年迈的奶奶和年幼的妹妹;而我的母亲则放弃了教师的工作,陪我来到了清华。

来到清华园时,已是我坐上轮椅的第十年。多年来病情不断发展,我全身大小数十个关节都被破坏殆尽,严重变形。我不仅不能站起来,甚至连转头、抬手、弯腰等动作都变得十分困难,每到阴雨寒冷的天气,我的手脚还会疼痛,必须服用止痛药才能活动。我疾病的治疗费用、母亲和我两人的生活费用也对家庭造成了很大的经济负担。来自云南的我计算机基础薄弱,加上手指活动困难,刚入学时,我每天都得花两个小时练习最最基础的打字。这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根本不算事,但对我来说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艰辛困苦。

再次体会到清华厚德载物的底蕴是在入学后。入学不久,系里的老师就主动帮我申请了校友励学金,为我的家人减轻了经济负担,让我能更专注地学习;各位校领导也一直关心鼓励着我。校友导师朱红学姐待我如家人,用她的正能量鼓激励着我。我的班主任主动帮我申请体育课的免修,时常询问我的学习情况和病情;参加各种集体活动时,辅导员都亲自安排好同学帮助我上下楼;每到期末,同班同学都把我抱到二楼的男生宿舍,替我逐一解答不懂的题目。在他人的帮助下,我逐渐习惯了清华的学习生活,与大家一起拼搏努力的时光弥足珍贵,我的学习成绩也从入学时的年级80名一点点进步到了现在的年级十几名。

“帮助”,这两个字对我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因为我是一个极其脆弱的人,没有母亲在身边,我连拿水杯、穿衣服这样的日常行为都无法做到;没有同学的帮助,我连换教室上课都无法实现。亲人朋友们为我撑起了一片天,学长老师们为我铺就了一条路。而我也能感受到“感恩”这两个字的沉重。我得到的帮助太多太多,但由于身体的不便,我能做的事又太少太少。 

大一寒假,我回到高中与学弟学妹交流学习经验。当时有一位高三的学弟,拿着一张纸来让我帮他签名。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伟大人物,所以拒绝了。然后学弟在纸上画了一条线,说接下来的一学期,他会不断努力,如果他能考取清华,希望我在清华里为他补上签名。当时我不甚在意,但半年后,我在清华园里见到了他,他考取了清华的工程物理系。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原来一个人的一份努力,也可以成为他人前进的动力。我想,我可以在自己小小的范围内发光发热,用这份光,去答谢他人;用这份热,去告诉大家——命运是可以靠自己的付出改变的。

于是我去参加社会实践。2013年我组建了中国远征军考察支队,并担任队长去云南腾冲探寻中国远征军的战斗遗址。在云南境内六天,驱车行程1500公里,从偏远小镇的抗战博物馆,到怒江之畔的松山战场。轮椅走不了的砂石路,我的母亲扶着我一点点挪动过去;登松山时,只有崎岖的木质栈道,于是我的队友,还有当地的农民朋友,接力把我抱到了松山之上。从筹备时的外联,到实践中的采访,再到之后的报告撰写、视频制作,作为一名队长,每一步我都认真走完。

于是我担任班级舞台剧的编剧和导演,为2013年计算机系学生节筹备班级节目。四稿剧本,五次审核,和演员们一周一次的排练。联系后勤,制作道具,时常需要修改剧本到深夜。但当节目成功演出,看到人人墙上大家对我们节目的称赞时,心中溢满的是温情。

于是我去辩论,我先后参加了计算机系辩论队和校辩论队,分别代表系里和学校去参加比赛。在清锋明辩的比赛中,我顶着较大的学习压力,每周挤出十几个小时准备比赛,与队友一起讨论到深夜。对我来说,凌晨三点的清华园已是熟悉的风景。我就这样坐着轮椅,在赛场上与来自不同院系、不同学校的辩手们辩论。去校外比赛时,因为行动不便,我会坐地铁早早出发;去天津、南京参加比赛时,往往是周五去,比赛完后周一还要赶回学校上课。虽然辩论之路充满艰辛,但我一直坚持至今。因为我无法在绿茵场上奔跑,无法将篮球用力投出,但我可以在自己语言与思维的疆场上驰骋,为院系、为学校争得荣誉。

 恍惚间,我在清华园中已生活了近三年。从当初的举步维艰到现在的奋发努力,靠的是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的关心。“清华”二字,对我来说是一种机遇;各位学长的帮助,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还能阅读,还能用双手编写程序代码,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身体比我更加不便的人。学习对他们来说,有更多阻碍。我希望将来能继续进行计算机领域的研究,在语音识别、文字识别和输入法等领域,创造出能让他们更加方便使用的工具。这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梦想。

我想今天在座的每一个同学都有属于自己的艰难困苦,都曾走过崎岖坎坷的人生道路。或许我们的世界曾经充满黑暗,但关怀与帮助是一支火炬,我们从各位学长的手中接过了它,照亮了我们小小的一方天地。那么,即使再难,我们也愿将这支火炬继续燃烧并传递下去,总有一天,星星点点的火光将会驱散黑暗。

这一路走来,我得到了太多,借着这次机会,我想感谢我的父亲,他在遥远的家乡以一人之力撑起了这个家,我想感谢我的母亲,她几乎牺牲了自己的全部,成就了我的人生。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在座的各位同学,再一次感谢各位领导、老师、还有学长对我们提供的帮助!

谢谢你们!

转自微信公众号:灼见,2015年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