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岁清华教授吴文虎的传奇人生教你如何跑赢岁月

吴文虎获颁“最佳教练奖”

编者按:

教出国家级首批精品课,连续十七年担任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队总教练、二十二年的清华大学教师合唱团团长,3000米跑进九分钟…...吴文虎老师的每一项经历里都有讲不完的故事。翻开斑驳的老照片,追随他在清华62年的足迹,让我们一起来感受这位81岁的老教授是如何用坚持和热情跑赢了岁月,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精彩。

跑,从清华开

1955年,吴文虎考入清华电机系,3年后被抽调进入新成立的自动控制系(现为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学习。

当时为了备战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学校抽了30名学生组成“北京田径集训队”。因为喜欢长跑,又比较刻苦,吴文虎被选入并任队长。

每天下午四点半到六点半训练。由于自动控制系课程量大,加之专业具有保密性质,书籍和学习材料都由专职的保密员保管,一本书、一张纸都拿不出去。为了在专业上不掉队,吴文虎只能每天训练完后快速地洗澡吃饭,再跑步到专业教室,从保密员那里把箱子拿出来,学习结束做完作业再交还给保密员。

学校对田径队员的要求是不仅训练上要保持,学业成绩也得优秀。繁忙的课程加上不能丢下的训练,是什么力量让吴文虎不曾想过放弃呢?

吴文虎回答是责任感、集体的荣誉感、名师的教诲和榜样作用。吴文虎认为人是需要导引的,价值取向也要有人指路。“我们当年好就好在,有导师,有榜样,有追求,有担当。集训队的总教练马约翰教授就是我们心中的偶像。”吴文虎说着,并深情地回忆马老在指导他们训练时说过的话:“你们要加油练。要勇敢,不要怕,要有劲,要去干。”“不要出去给中国人丢脸。不要人家一推你,你就倒;别人一发狠你就怕…...”。

1959年清华校庆举行校运会,马约翰教授与运动员交谈。(从左至右依次为,吴文虎、蓬铁权、李作英、马约翰、金祖芬 。)

冬训的一次越野跑,吴文虎和他的队友们看到马老在凛冽的寒风中依然是那身单薄的着装,有人提议:“咱们也练练,只穿背心和短裤出发。”越野的目标是香山,跑到山脚再折回西大操场。就这样,一路顶着西北风越跑越来劲,对公路上的骑车人,见一个超一个。一个冬天练下来,全队人员的身体素质和耐久力有了很大提高。更为重要的是锤练了毅力和克服困难的勇气。这一年吴文虎不但运动成绩有了很大提高,在学业上也取得了全优的成绩。

回忆起这段时光,吴文虎说:“体育运动不仅强身健体,还会锤炼一个健康的人格。健康的人格非常重要,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想到自己的责任,自己的担当,然后想到你的背后是一个集体,而不是个人在奋斗。”

第26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火炬接力

1500米跑4分14秒,在当年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这个成绩是吴文虎一圈一圈练出来的。他回忆说,“当时,中国田径的整体水平并不好,为了借鉴训练方法和提高运动水平,体委就请了世界田径高手来做示范”,“有一次跟着练完以后我们都已经很疲惫,他说什么呢?他说我刚做完热身活动,正式的训练还没开始呢”。 这句话让吴文虎和他的队友们深刻认识到自己和世界最高水平的差距,但他们不怕差距,“为什么?我们可以练,中国人为什么不能自强,要练,锻炼你才能提高,你不锻炼能提高吗?跑步和别的东西不一样,表在那记着时呢,你说大话也没用,得脚踏实地,一圈一圈跑,你真的能跑了才行。”通过吴文虎说话的语气仍然可以感受到他们当时的信心。

重视集体、强调实干、培养健全人格是吴文虎从体育中获得的感悟,而他也把这些理念应用到了自己的教学生活中。

“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的教学生涯

毕业后,吴文虎留校任教,回忆起教书最开始的一段时光,他坦言很不容易。当时国家的科技要迅速跟上国外,清华的任务非常重,要教的都是新东西,基本就是“现学现教”。最开始,他教《控制电机》与《微型及特殊电机》的课程,和“上天”有关。后来系里又给吴文虎安排了计算机教学的任务。
谈起教书,吴文虎觉得就是要和学生们一起学,年纪大了学得慢那就多花几个小时,“是一种挑战,有很多学生非常棒,他为什么喜欢你呢?你帮他了,你跟他一起做这个工作。实际上教书育人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2000年,当时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系主任周立柱找到吴文虎,希望他可以为大一学生上《程序设计基础》课程,在这之前吴文虎都是为研究生讲授学位课。程序设计是计算机专业最重要的基础课程,而当时的吴文虎已经是65岁,但他依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要照我的办法来教”。

吴文虎的办法是什么?就是既得动脑又得动手。他认为光靠把语句语法背下来是不行的,必须得上机练习。“一定要让他们坐下来,真正的把这个编程的思维搞好,这叫计算思维,这个很重要。”

吴文虎在给学生授课 

为了将教学方法落到实处,吴文虎在开课伊始给学生们提出了“清零”的要求。摘掉头上大大小小的光环,融入新的班集体,戒骄戒躁,发奋学习。“导引”要让学生对课程感兴趣,还要让他们知道怎么学才能取得真本领。
第一届上课的时候有的同学没有意识到学习方法的重要性,“我说给大家来一个上机测试。做了以后判分,你猜怎么着?四十个人不及格,零分。完了他们就哭鼻子,哪经受得住这个。但我说,你从现在开始看到的我们的要求就是这样,你必须真的把它学会、学懂。否则的话,我就是耽误你们。必须动手,不动手就是零分,一点都没得说。”

经历这次考验,大一学生的学习风气一下就给带起来了,同学们意识到了勤于动手的重要性。后来吴文虎带的班成绩一年高过一年,吴文虎的课也在三年内陆续评为清华大学精品课、北京市的精品课和国家级的首批精品课,三年迈了三个台阶。从65岁到75岁,吴文虎将这门课整整带了十年,他说:“身体好,很重要。你身体不好,你讲话声音都不行,你怎么能行。”

提到清华学生的3000米,吴文虎笑着说,“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我问学生,你们跑三千米跑多少?十二分钟,还是优秀。你们猜我跑多少?九分钟。”

他认为,上大学是为了打基础,身体的基础,品德的基础,为人做事的基础。知识日新月异需要不断学习,身体是支撑我们不断汲取新知识、适应世界变化的基础。

让金牌作证:拼搏在“更高、更快、更强”

1984年开始,吴文虎开始参加计算机普及活动,后任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中国队总教练。与信息学竞赛结缘源于计算机系的一位老师推荐,系里觉得这件事需要一个热心的人去做,这位老师便推荐了吴文虎,因为在他眼里吴文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热心的吴文虎接触这份工作后就彻底爱上了这份工作。“那些孩子们那么棒,我参加完以后我就喜欢了。”从命题、考试到选人出国比赛全程深度参与,他认为是一件对青少年特别有益处的事情。

第8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左二至右:王小川、陈磊、吴文虎、薛宏熙、柴海新、王益进、李申杰)

十七次带国家队到世界赛场上拼搏,带队获得40余枚金牌,届届名列前茅,被誉为总体实力最强的队。1996年开始,他又组织、训练和带领清华大学队去参加世界大学生计算机程序设计大赛(ACM/ICPC),每年都能打入总决赛,多次获金银牌。

连续十七年带队比赛,每年都会有几天彻夜不眠和大家一起讨论并翻译题目。尽管工作强度大,但他的身体却非常好,这一切都得益于年轻时体育运动打下的基础。

直到现在,吴文虎依然是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科学委员会的名誉主席。为什么坚持到现在?吴文虎认为,学科竞赛和体育比赛一样,都要倡导“更快、更高、更强”。年轻时喜欢挑战,在赛场上觉得“撞线的感觉真好”;年纪大了,不可能亲自上阵了,但可以当教练,同样可以用挑战来抒发爱国情怀。中国的孩子行,大人就行。金牌可以作证 :“说中国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81岁的吴文虎现在日常最喜欢的便是参与教师合唱团的活动。

合唱也是吴文虎意外开始但坚持了半辈子的事情。某次带国家队参加完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回到学校遇见了系里的周方老师,她邀请吴文虎参与学校教师合唱团的活动,觉得他“嗓音不错”。吴文虎说“行,我就试试吧”,这一试就是三十多年。1991年到2013年,他当了二十二年的教师合唱团团长,参与了校内外大大小小的演出,多的时候一年能有将近二十场。

 

 教师合唱团在研究生“一二·九”革命歌曲演唱会现场演出

当现在有人问吴文虎教育小孩什么最重要,他会说道:“身体当然第一位。所有课里面呢,则是语文。你语文不行别的都好不了。语文它是一种逻辑的思维,承载我们的文化,是民族的一种传承、传统。语文都不通,别的不可能通。”

吴文虎还喜欢跳舞,他总结说“语文我们很棒,数学我们很棒,体育我们很棒,音乐我们很棒,绘画我们很棒,所以最好的一条就是说德智体美都要有要求,这些修养对一个人的塑造是有用的。”

“德智体美,全面发展”,这是吴文虎对清华学子的要求和期望。而他自己的经历,也正是这八个字的最好诠释。

文章来源:清华研读间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