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方:心怀宁静,笑看人生

她出生于动乱的民国时期,在躲避日本飞机轰炸中度过了颠沛流离的童年;

她两次参加高考,两次投笔从戎,怀着满腔的报国热血和对知识的渴求,在军人与学生的身份中行走;

她在平凡的教育岗位上默默工作,办理过的研究生管理事务可以数上几天几夜;

她是清华老干部处合唱团曾经的老团长,声音洪亮且悦耳动听;

她是“数独”游戏的行家里手,钟情于逻辑与推理,敏锐地思维让人难以相信她已步入耄耋之年。

是什么促使她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义无反顾地投身军旅,是什么支持着她在人生的不同境遇中始终保持着平和与宁静,又是什么使得她在身经世事的磨砺之后依然可以保其天真,成其自然?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退休党员、已经90高龄的周方老人用她的人生故事进行了作答。

传奇经历:两次高考,两次参军

周方1927年在北京出生,很小的时候就随着身为铁路工程师的父亲举家搬到了重庆及自贡市。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为了躲避日本人的轰炸,周方在与父母四处流离、居无定所中度过了自己“东躲西藏”的童年时代。无论生存环境怎样恶劣,无论头上的敌机是如何的猖狂,周方始终没有忘记读书。只要时局稍稍稳定,她就一定要拿起课本认真研读。就是在这样断断续续和不断复读的状态下,直到22岁,她才完成了自己的高中学业。

上大学是周方年轻时代的理想。对读书的渴望从未因颠沛流离的生活和坎坷曲折的求学之路而消磨掉,反而却越发地强烈。1949年,长沙解放还不到10天,她就踏上了报考大学的旅程,考取了武汉大学电机系。这是周方老师的第一次求学经历。

抗美援朝战争的爆发,令许多热血青年、尤其是思想先进的学生们投笔从戎。年青的周方与300多名武大的学生怀着报效祖国的一腔热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军人,完成了从大学新生向军人身份的转换。在部队里,周老师一干就是两年半。两年半的军旅生涯,令周老师终身难忘。革命老同志身上那种朴实、认真的作风和平易近人的态度让她永难忘怀,以至于直到60多年后的今天她还能如数家珍一般地道出她当时的领导、政委、同事的名字来。

1953年军队改制,周方老师响应国家政策、服从组织安排,光荣地退伍了。未尽的校园梦在她心底重又燃起:“我要继续上大学”。这一年,她26岁,比班里最小的学生大了整整10岁;这一次,她考上了清华。也许是部队情结太深、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在清华度过了5年求学生活后,她选择重回部队,进入了当时的“0038”部队,也就是后来航天部(现在的机械工业部)的前身第七机械工业部(简称七机部)。

  这就是周方老师“两次参军,两次求学”的传奇经历。

生命在于:“闲不住”

认识周老的人都说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周老看来“越是上了年纪,越要多活动,不然人就要生锈,时间久了就动不了。”

工作上的她“闲不住”。70年代末,计算机系获得了一大批国外的学术文献,希望她能够对这批资料进行整理。周老师想,这件事情很充实又很有意义,于是欣然应允,用了足足半年的时间对这批文献做了详细的整理和索引。系领导对她的工作相当赞赏,又提出希望她能够负责研究生科的工作。研究生科要负责每年研究生的入学、毕业分配和系里上百名研究生的管理,工作繁重又琐碎,许多人不愿意接。但是“闲不住”的周方老师觉得,只要工作充实又有意义,她做起来就开心,就起劲。于是她又接下了这项工作,在研究生科的岗位上一干就是五年,直到1983年她不得不由于年龄已到而退休。

退休后的她“闲不住”。“自己才56岁,怎么能闲家里呢?我不甘心不到60岁就没事儿做了,我还能工作,还想为计算机系多做一些工作。”而计算机系,也十分舍不得这位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而又经验丰富的老师。不久后,周方老师就接受了系里的返聘,重新回到她工作了多年的研究生科岗位。几年以后,学校的返聘也结束了,突然“闲下来”的生活让周方老师无所适从,“闲不住”的她决定给自己找事儿做。她加入了老干部处合唱团,还当上了合唱团的团长,这一当就是六年。直到现在,还有人“老团长”、“老团长”地叫她。

在家里的她依然“闲不住”。周老已年逾九旬,然而精神矍铄、动作轻盈、走路稳健,其秘诀就在于“闲不住”。平日里的家务活,只要是她能干的,她都要自己干,比如做饭、烧开水、洗衣服、照顾花草。虽然家人为了更好地照顾周老,为她请了小时工,但她只让保姆打扫打扫厨房和卫生间。周老说:“通过做家务,让自己动起来,可以达到活动筋骨的作用,从而保持身体健康。”

老有所乐:玩数读

走进周老的书房,一张书桌即映入眼帘,而在桌上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一副数独玩具和一本数独习题集,翻开习题集,上面布满了周老师用钢笔工整写出的蓝色答案和密密麻麻的红色注解。“二十多年前,因为担心自己老了以后会患上老年痴呆,给自己和身边的人添麻烦,就想着不能让自己的脑子停转,要经常活动。恰好那时的《北京晚报》上经常刊登一些数独的题目,在做了十几期以后觉得颇为有趣,便与数独结下了二十多年的不解之缘。”

 

这么多年来,周老师做了不知多少道题目,这些题目大多是她的子女上网查找的。每一道题目她都认认真真地计算过,有些题目即使做不出来看了答案,她第二天也要再做一遍,所以有的题目有红蓝两种颜色的解答。因为喜欢,她又参加了一个数读学习班,作为班上年龄最大的学员,她特别高兴学到了很多新的解题技巧和解题思路。也是因为喜欢,她从不惧怕难题,反而特别享受征服难题后的那种成就感。“我感到在玩‘数读’的过程中,用老师教给的新方法,真正的开动脑筋,艰难地做出来,虽然在做的过程中有时也会觉得很烦,但当你一步一步坚持并最终做出来征服了它,就会觉得比喝了蜜还甜,真的是乐在其中!”

做生活的强者:寻开心

周老师将近百岁的人生路充满了坎坷和曲折,但这些坎坷和曲折在生性乐观、豁达的周老面前峰回路转,积淀为了大彻大悟的人生智慧。

“两次入学,两次参军”的经历,让她在大学毕业时已是31岁“高龄”,“文革”的时代等遭遇让她仅以中级职称退休。对此她表示:“我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工作就是想让自己过得充实,过得有价值。”同一个月失去两位至亲,曾让周老师限于无限的悲痛之中。坚强的她努力地告诉自己:“既然快乐也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那么为什么不快乐地过好每一天呢?”当终于平整好心绪时,周老师顿悟了:“我终于领悟到了南方俗语“寻开心”的真谛了——开心快乐是要自己主动去寻找的。”现在的周老师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电视剧会觉得开心,看了一篇精彩的小说会觉得开心,吃到了喜欢的小食也会非常开心....她就是要从这样的生活里寻找能让自己开心的事物,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

白发苍苍的周老师是平凡的,是感人的,是令人尊敬的。她用自己的生命告诉我们即使是一位90岁高寿的老人,也能够拥有和中年人一样健康的身体,睿智的头脑和豁达的心灵。她用实际行动,生动地印证了苏轼那句著名的诗词:

    谁道人生无再少?

    门前流水尚能西,

    休将白发唱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