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久弥新】剪不断的脐带

剪不断的脐带

--忆接待刘达校长来访

林曰钿

我在福建电子计算机公司工作期间,前后曾接待过学校时任领导刘达、李传信、方惠坚等老师。由于专业的原因,接待刘达校长最令我难忘。

一九八四年阳春,福州出现倒春寒。刘达校长冒着潮湿的寒风来到了福建电子计算机公司。他精神饱满,又带来了一颗与年龄不对称的年轻的心。我是前一天晚上接福建省委通知,清华大学刘达校长要来我公司参观。省委负责通知的同志还进一步介绍,省委提供一串可供参观的单位的建议清单,他首点了我公司。

刘达校长并不知道福建电子计算机公司的行政长官是他的学生。可见,他此程并不是看望他的学子,而是带有强烈的心绪而来。对于他有备而来,我也有备接待,我就早早地在门口恭候他的到来。小车刚停下来,我迎上车门口:“校长早!”。他眼睛一亮,眼前迎接他的还是清华的学子。此刻,私人感情应先放一边。

在我引导他参观当时内最早的王牌电子计算器、电脑、磁盘生产线时,他除了提问有关经营和技术问题外,还调查福建计算机发展的生态环境问题。我深感到计算机在他的心目中重量和地位。我借着机会汇报了福建计算机工业发展过程。他问,福建没有工业基础,我怎么会想到挑战计算机工业。我也附和说:国内的同行朋友也曾带玩笑地说:不毛之地是飞不出凤凰来。正因为落后,所以才有刻骨铭心的改变落后面貌的心态。福建过去是对敌斗争的前线,今天是开放的前沿,从哲理上说,都是优势。今天已遇上了将沿海开放的好年代,心里只想抓住一个改革的机会,不在意舆论怎么说。

在公司研究所,刘达校长对PDP-11机情有独钟。他非常详细的询问和追问了许多问题,详细到对PDP-11机怎么进口,美国价格多少等细微问题。我深深的体会到他对清华大学的计算机教育已深有思考,胸中已有大的动作雄略。真是有识之校长。

可能他接受了他的学子的汇报,在了解PDP-11机结束后,问我是哪个系毕业的。我说是六七届自动控制系的学生。他马上纠正,是现在的电子计算机系的前身。他进而说学校计算机教学要大发展,请有机会时帮学校一个忙。我毫不犹豫地立即明确表示,只要母校需要,我有能力一定照办。我与清华母校脐带还未剪断。我刚来这公司赴任时,首先就是跑到清华园,正好遇上系老领导凌瑞骥老师,是他热情地将我与香港新鸿基公司拉上关系。在1982年9月我组织举办了我国首届微电脑学术研讨会和中外电脑展览会,清华计算机系组织许多老师来福州捧场,给我力量。我公司通过福建省有关部门邀请清华计算机系老师来福建讲课,协助我公司培训计算机专业人才,支持计算机的研发工作和生产发展。计算机系给予积极回应,为此,曾先后派朱家维、唐龙等多位老师来授课或协助工作。更确切地说我与母校的脐带永远不能剪断。

刘达校长离开之后,我才明白他留下的潜台词。真是上天掉下一个机会,我与唐泽圣老师在福州签下了PUMA项目的所谓合作开发协议。由我公司帮助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进口一台六个自由度的机器人。身为七年清华人,为之当鬼也风流。我便积极筹划并安排落实,终于完成了此感恩的使命。

这次50周年系庆征集旧照片时,我找到了刘达校长参观我公司的照片。我听说,刘达校长对计算机系发展非常关心。我特拟此文为证。

(2008年7月12日初稿,7月15日修改稿)

 

刘达校长(右)认真地听作者(左)介绍 右图,刘达校长(右二)仔细询问有关技术,左一为本文作者1960届系友,时任福建电子计算机公司总经理林曰钿,左二为1960届系友,原520教研组教师,时任福建电子计算机公司总工程师陈学恭
[作者简介] 林曰钿,男,1940年出生,福州人,高级工程师,1961年入自动控制系705班就读。1968年毕业后,主要从事过研究开发、技术管理和企业经营管理。1978年出席全国科学大会,曾获多项省、部或国家级奖。曾任福建电子计算机公司总经理、中国计算机、微电脑等学科学会的理事。社科院西南分院特约研究员。现保留有福建省计算机学会副理事长和清华大学福建校友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