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征文】8-回忆计算机系学习和工作的日日夜夜

回忆计算机系学习和工作的日日夜夜

曲庭维*

前言

笔者是由哈军工派往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插班学习的学生。有幸目睹、聆听了钟士模先生的自动调节原理课,日后又多次来清华学习和工作,和清华大学的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值此在清华大学百年华诞之际,仅以此文表达对清华的感激之情,并以此缅怀钟士模先生。

肩负使命 初到清华园

1959年,由于中苏两国政治紧张,在哈军工的近百名苏联专家突然撤走,鉴于国防科研的需要,哈军工成立了一批新的专业。急需一批从事新专业的教师。哈军工海军工程系通过专科的推荐,确定从学员班中抽调康鹏、曲庭维、常翰章、杨振濂等四人一起去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插班学习。与此同时还派出了郭宏志和肖廷汉同学,在清华工程物理系插班学习。

九月的北京,没有一丝凉意。初次进入秀丽的清华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到处都展现着一派勃勃的生机。我们一行6人,首先来到工字厅校部,办理了入学手续。我在清华大学的学号是59借12。由于自动控制系和工程物理系都是属于保密专业,所以随后又到了学校一科领取了保密本。在自动控制系办公室接待我们的是佟培基主任,他中等身材,微胖,待人和蔼可亲,又是部队转业的干部,对于我们哈军工来的学生,更是格外的热情。马上就把我们四个人安排到四年级自102班(转年因学制改为6年,故由自1改为自2,以下雷同,不再赘述)。

应系办的通知,自102班的黎达同学,把我们领到了班里。1934年出生的黎达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调干生,他戴一副近视眼镜,身着蓝色制服、灰色的下裤,走路轻盈,说话爽快,是自1年级四个班的党支部委员,是班里倍受尊敬的老大哥。当时清华没有班主任,黎达兼任社会工作。我们曾经住在一个宿舍,每当中午大家睡午觉的时候,他一个人总是静静地伏案复习功课并完成作业。当大家起床开始下午的自习时,他已悄然地投入到了学生的社会工作中去。由于他的刻苦努力,学习成绩优异,毕业留校任教,并被钟士模教授接纳为在职研究生。他成为计算机教研室的一名优秀的教师和党支部书记。改革开放后应清华科研教学发展的需要,作为教授的他又受命于计算中心主任,为祖国的高等教育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钟士模先生是教德一流的楷模

当时,自动控制系和电机系在一个教学楼。由系主任钟士模教授亲自讲授自动调节原理课。他慈眉善目、身体魁梧、微胖、身材适中,一口典型而流利的江浙普通话。他讲课风趣诙谐,善于用比喻、类比的方法启迪开发学生求知的心灵。传递函数是自动调节原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抽象的数学推导比较多,常常令莘莘学子费解。他说“微分环节,就好比蚊子盯你来了,如果你不闻不问,它就把你叮咬了;如果向你盯来的时候,你看着蚊子,同时抬起手,蚊子、眼睛、手同步运行(他用话语、眼神、形体、手势同步操作),只听啪的一声响,蚊子落到胳膊的同时,手也拍到蚊子上了,蚊子在叮咬你之前,就被你击中了。你跟踪蚊子给出的提前量,就是由微分环节完成的。”他深入浅出的讲解,推导严谨的板书公式,使学生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至今,他在三尺讲台上的声音笑貌、谦虚、和善的视觉影像还经常在我们脑海的屏幕上回放。应当说钟士模先生的治学、科研、品德等作风影响了一代相当多的清华人。童诗白教授讲授电子技术基础课,可谓一语道破真谛,妙趣横生,令人回味无穷。其他,如周寿宪主讲的脉冲技术,吴麒主讲的自动控制系统等,都给大家以知识和美的享受。……总之,清华教师深厚的理论基础,严谨的治学态度,言简意赅的教学方法,教学和科研紧密结合的作风,……都给视知识如生命的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我们日后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注入了新的生机。

要健康的为祖国工作五十年

清华大学在智育的培养上为全国顶尖级的,这自然是公认的。那么是不是清华出来的学生都是些只读圣贤书的书痴呢?否。清华大学是按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目标,培养人才的。蒋南翔校长向全校师生曾提出:“要健康地为祖国工作50年”。体育教研室的马约翰教授、夏翔教授都是全国顶尖级的体育界权威。在清华有体育课并不出奇,可工科院校压根就没有音乐课,但清华却有偌大的音乐厅和音乐教授,这正是清华的高明之处。他们都是为清华的培养目标服务的。为以点带面,学校通过各种社团,把各类文娱、体育人才集中在3号和4号楼落住,以便业余统一安排、统一排练。班里军乐队的彭志瑜同学,就属于上述人员。节假日西大饭厅舞会、大操场电影、大礼堂演出、班级联欢会、组织各种体育比赛、十三陵水库劳动、组织去十三陵旅游、……业余活动十分活跃。值此清华百年华诞之际,本年级四个班应约来校参加庆典的竟高达80人左右,蒋南翔校长期望的培养目标在我们这一代胜利的实现了。应当说这是我们这一届对于百年校庆敬献的最有价值的礼物。

1974年 左起:韩建伟、吴正玉、蒋蓉蓉、曲庭维、康鹏、刘连棣

清华大学九十周年校庆合影

清华大学八十一周年校庆部分同学在香山留影(左起:史美林、曲庭维、黎达、彭志瑜、曹重茂、吴正玉、康鹏、林钧清、周远清、邵仁昌、房景蕤、王晓天、于兰珍、杨德润、彭玉禄)

面对万人大学的清华,老的清华园已无法支持正常的教学活动了。原来由西直门一直开往八达岭的火车横亘在老清华的东侧,还专门设有清华园火车站。为适应清华的发展,于是在铁路以东新建起了三座教学楼,即工物系教学楼、无线电系教学楼和电机系教学楼。后成立的自动控制系和电机系共用一个教学楼。自102班,当时住在2号楼。每天除在二院、四院的平房上课外,大部分课要到电机教学楼去上。因此,经常要来回穿越铁路。有时还需待火车通过后才能放行。为进一步的适应清华的大发展,终于把铁路向东搬家了,这样才实现了清华东西两区的真正统一。东区的新宿舍建成后,自102班就入住在与九食堂相毗邻的12号楼。至此,统一后的东区,为清华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

天安门十年大庆检阅

进入清华不到半个月,就是国庆节,而且是十年大庆。全校师生都要参加天安门检阅。十月一日那天清晨2点半钟起床,到食堂就餐并带好午餐,于清华园火车站登上火车。在北京火车站下车后,才4点多种。当我们的游行队伍到达长安街的东单以东的时候,天空刚刚有一点亮光。在游行开始前把御寒的外衣脱掉,统统放进自己的背包里,女同学也整好了裙装。九点整,奏国歌、阅兵、分列式检阅后,开始群众队伍游行。在纵贯长安街的密集人流中,清华大学与最右侧的北京大学并肩向天安门方向走来。清华大学民兵师肩扛重机枪等武器装备走在最前列。身体彪悍的同学护守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大跃进万岁!”等几条宽幅的标语。标语的上方是气球,下方有两个沙袋。当走到检阅台的时候,一声令下,大家一齐把沙袋子拿下,只见几条标语一霎间腾空而起。在观礼台前的上空展现的蔚为壮观。当我们通过观礼台时,恰好毛主席不在场,但其他中央领导、苏联赫鲁晓夫等都在观礼台上。当走过观礼台后队伍速度突然加快,到达西单时,队伍开始正式解散,至此,游行任务就圆满的完成了。

由于晚上天安门10里长安街将绽放烟火,所以白天大家基本上都留在城里,期待着另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政治运动冲击下的清华园

1959年庐山会议后,反右倾的运动席卷全国。清华大学自1四个班,在辅导员谢锡迎的领导下,每周不定期的进行大批判。在反右倾的学习和辩论中,有的说全民炼钢连老人小孩儿都上山去炼钢铁了;有的说到处都是小高炉,钢铁和焦炭熔在一块,可真是高碳钢啊?!性格率直的康鹏,口无遮拦,也跟着放起炮来了。于是,他认为什么大跃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什么老百姓吃食堂一步进入共产主义,什么大炼钢铁“放卫星”,……党支部的党员带头进行批判,对于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对有不同意见的人和事逐一的进行批判。接着又开始了拔白旗,就是对一些老教师扣上资产阶级专家、走白专道路的帽子。1956年从美国回国的周寿宪先生当属在劫难逃之列。

人民公社的共产主义食堂之风也吹到了清华园。我们班在九食堂就餐,当时执行的方式是,不用买饭票,自己随便点饭、点菜,用完餐后,自觉真实的填写所用的品种和价格。有的同学因此犯了错误,挨了批判。由于出现了种种弊端,于是很快就终止了共产主义食堂。

1960年初,大闹技术革命的浪潮席卷整个清华园。系总支书记凌瑞冀同志作了动员报告。他说:“0字班”是毕业班,真刀真枪搞毕业设计,自然是龙头。小弟 “自5”为龙须,也不示弱。“自1”当然更得大显身手。一般在教师的指导下2-3人就接受一个技术项目。我和常汉章两人接受的是调试用于清洗印制电路板的超声波发生器,地点在老航空馆二楼。当时已有设备的雏形,是一个如电冰箱的大机柜。超声波发生器的输出部分,是作为推挽放大器的2个苏联型号的大功率гу80电子管组成。在负载匹配的情况下,可给出几百瓦的功率。用几个百瓦的灯泡模拟负载,亮度可达白热化的程度。以后由于工作的需要,此项工作做了移交,新接任此项工作的同学是,刘连棣和苏东瑞。

在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自102班学习期间,有一个两个人表演的节目, 当时康鹏主演形体表演,我作为编剧和诗词朗诵。“…三度空间六面光,窗明几净亮堂堂,书桌整齐被成方,苍蝇老鼠无处藏,……”只见康鹏仿佛手持苍蝇拍在打苍蝇, 又似乎手握扫把在向洞口逃窜的老鼠扑去。他的活灵活现地表演,令同学们笑的前仰后合,拍手叫好。欢快的歌舞,以民歌的旋律伴唱,给演出推向了高潮,主演的是房景蕤等同学。快板王,于兰珍的精彩表演更是获得满堂彩。由于自动控制系都是保密专业,自102班有8名同学因故被调离到电机系的普通专业。他们对于自102班很有感情,经常回来看望。记得一次他们用班里的人名编写了一个节目…一进自102班这个大花园,左面是棵梅忠恕(树的谐音),右面是棵王友松,…大家都为他们的精彩演技报以热烈的掌声。

校友的友谊胜似手足同胞

清华学生走向社会后,校友的交往和情谊值得令人称赞。

1972年,我刚刚参加完413的国防科研会战,我寄希望回到科研单位,继续搞计算机研制工作。是李述青同学直接举荐我进入了天津市计算机研究所。无独有偶,我又是研究生刘连棣同学进入我所的牵线人。接着他又把清华“无2”孟昭英的研究生黄侃引荐到我所。当文化大革命后期,正当苏怀吉工作调动处于艰难的时刻,经康鹏的举荐,苏怀吉顺利的调入了长沙的国防科技大学,并且参了军。多年后,苏怀吉已调转到北京的国防大学并帮助康鹏实现了国防大学的调转工作。

正当我们研究所进行1000系列高档小型机研制,急需美国DG公司的NOVA3的技术资料时,听说北京计算机三厂的研究生房景蕤同学(时任该厂总工程师)译文已经脱稿。我立马前往该厂求助,即刻获取了双份的房景蕤的第一手资料。1995年第4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将在天津举行,其计算机网络竞赛系统,由我所进行研制。由于时间紧迫、又没有相应的资料参考,项目组感到压力很大。恰好北京理工大学原计算机系主任教授彭一苇同学曾任亚运会计算机竞赛系统的副总指挥。通过我的邀请,他亲自来天津进行指导并担任顾问,使世乒赛计算机网络竞赛系统,自始至终实现了安全无故障的运行。

我所经常承担电子部一些计算机的硬软件的研制项目。进行部级鉴定时,鉴定专家是由电子部在全国同行专家中选定的。当与会专家到场时一看,原来是他、还有她。出现频率比较高的他就是清华博士生导师教授史美林同学;而那个她,则是北京计算机研究所所长房景蕤同学。他们出色的成果和业绩,为母校增添了光彩。

在清华参加DJS130小型机的联合设计过程中,我又结识了众多的清华老师。带有胶东口音的吕文超老师,是一个身材高挑、性格直爽、乐于助人、责任心强,具有敢打硬拼、连续作战、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风格。新来运控组的人员,刚一做完介绍,他就到墙边的挂图旁边,开始主动的给介绍设计框图、流程图、…接任总体组组长后,他更是在各组盯着进度、协调任务,对高质量的完成联合设计任务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王爱英老师任联合设计组的运控组组长,说着一口流利的上海普通话,性格内向、思考问题缜密,对于运控逻辑图的每个信号、每个逻辑、时序信号,都反复多次的进行审核,为顺利的调试成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联合设计中,我从吕文超和王爱英老师那里学到了很多的设计技巧和良好的科研作风。日后,我在科研工作中,又曾多次向他们进行求助、解惑,他们依然还是那样热心的给予我指导和帮助。

其他如总体组组长房家国老师、内存组的林定基老师、外设组的王孝良老师、…等的牢固的技术基础知识、严谨的科研作风、…都令我终身难忘。

研制DJS130小型计算机,再入清华园

1971年秋季,在天津展出了一套日本NOVA1200小型计算机。转年9月份这台计算机就落到了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即1983 年前的天津市无线电技术研究所)。鉴于仿制NOVA机是可行的,于是就开始成立了一个小型机研制组,我们从NOVA1200计算机资料的消化,分析入手。我的清华大学同学刘连棣研究生恰在此时撞上门来。他原被分配在天津市红桥区的一个服装厂里,希望能调到我所工作。我随即引见到所长那里,当即拍板定案。在消化资料的基础上,我们开始对技术核心方框图,流程图,逻辑图,集成电路等,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天津大学的许镇宇教授和王世媛老师(清华计2的同学)也参加了一段分析和设计。其间还请了中科院物理所的褚克弘和金老师来所里讲课。

恰逢此时,1973年1月,四机部召开了电子计算机首次专业会议(即7301会议)。会上刘寅副部长总结了60年代我国在计算机研制中的经验和教训,决定放弃单纯追求提高运算速度的技术政策,确定了发展系列机的方针。7301会议做出了发展系列机,实现一机多用,多机通用,各型联用等六点决议。

在此基础上,7301会议提出了联合研制三个系列机的任务:

小系列,即台式机和袖珍计算机器系列;

中系列,即多功能小型计算机系列;

大系列,运算速度每秒10万次~100万次;

我所所长参加了7301会议。会议中和清华大学的计算机专家房家国老师均分在小型机组。由于两个单位前期对美国DG公司的小型机都做了一定的分析和设计,都准备以NOVA1200小型机为蓝本作为仿制样机,想法相当一致,交谈的十分融洽。所以一锤定音,上报第四机械工业部(以后更名为电子工业部),拟共同研制系列化小型机。部领导基本上同意了这个初步的设想。

确定研制系列机,这是在我国计算机研制、生产发展中得出的沉痛历史教训的结果。以前,在我国近20年的时间里总共研制和生产的国产计算机不过200多台,可型号却有100多种。在四人帮横行,政治上极端封闭的环境下,在西方技术封锁的艰苦条件下,四机部的领导能认真地听取技术专家的建议,审时度势、不失时机地作出了重点研究开发国际先进机型的兼容机,硬件自主研制,软件兼容,进行系列机研制的决定,是何等的适时和正确啊!

1973年4月在清华大学召开了DJS130小型机总体技术论证会。四机部罗沛霖局长,清华大学张维付校长讲了话。总体思路就是硬件自行设计,软件兼容。鉴于国产的集成电路的集成度低,逻辑门的延迟时间大,为提高整机的运算速度,跳出原样机加法器4×4的串并行的逻辑结构,拟采用16位加法器的全并行的逻辑结构…经与会专家的充分的讨论,一致认为在当时的设计、生产的条件下初步的总体方案是积极的,是可行的。经过分析对比,决定走与国际小型系列机兼容的道路,进行自主设计。为了保证软件向上兼容,要严格做到指令系统、字符编码、中断系统、通道和高级语言的统一。会上决定DJS130小型机联合设计地点在清华大学。参加总体论证会的有清华大学(房家国,吕文超等),中科院计算所(韩承德等),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郑尔章,刘连棣,曲庭维等)天津大学(许镇宇,王士媛),苏州无线电厂朱鑫泉等。

1973年6月在四机部罗沛霖局长主持下,100系列(1984年3月国家改变计算机型谱,100系列机改为1000系列机)联合设计组成立。清华大学任组长单位,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和北京计算机三厂(当时厂名为北京无线电三厂)任副组长单位。总体组成员有房家国、吕文超、王爱英、刘连棣、华平兰(清华自5的研究生)、曲庭维等。联合设计组组长由清华大学的房家国和吕文超老师先后担任。副组长由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刘连棣和北京市计算机三厂的华平兰担任。

联合设计一开始就遵循兼容性的原则。研制样机以美国DG公司的NOVA1200小型机为蓝本,研制样机由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提供。联合设计组设有运控,内存,外设,电源,器件,软件等几个组。历时1年多(1973年6月-1974年8月)。参加单位有清华大学,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北京市计算机三厂,中科院401所,江苏无线电厂,苏州无线电厂,华东师大,中兴无线电厂,上海计算机厂等。参加联合设计人员近40人。由四机部罗局长,陈正清,匡竹英和清华计算机系的王继中老师进行总抓协调。

联合设计组人员住在清华大学的教师宿舍,工作在原无线电系大楼(即现在的东主楼)四楼的十区。运控部分是在总框图的基础上,以指令流程图为纲,按操作条件拟定出指令操作表。进一步设计出中央操作发生条件。然后按国产的集成电路,按时间条件和综合逻辑条件设计出运控逻辑图。

内存为保证2.0微秒的存储周期,选用了直径为0.6mm的宽温中速磁芯作为二进制的存储单元。驱动方式采用三度三线电流重合法。字长16位,另设有奇偶校验位和自检装置。采用大型平板式插件,尺寸为450×450mm。一块存储板可存放4K字 ,最多可扩充到32K字。可进行读写检查和“下雨检查”。外部设备采用的是公用母线和标准接口。使挂接在公用母线上的各种外部设备在信号命令的控制下,可以方便的和运控,内存,以及各个外部设备之间进行传送数据和信号。根据指令的功能,最多可配置62种外部设备。主机和外设之间的数据传送提供两种方式,即程序中断方式和直接数据通道DMA(Direct Memory Address)方式。后者速度较快,适于快速或有特殊要求的设备。设备之间按16级优先度排队,主机对优先级较高的先进行处理。当时,暂配三个外设,即五单位电传打字机(系统控制台)、五-八单位纸带输入机、五-八单位纸带凿孔输出机。电源按低压大电流的开关式直流稳压器设计。由比较放大器来控制开关元件的开闭,用以控制导通和关闭的时间比。电源设计有完善的过压和过流保护。电源还设有监视装置和自动恢复再启动装置。这是和主机,软件相配合的掉电再启动功能。清华大学王尔乾老师直接吃住到北京半导体器件二厂,与厂里的技术人员、工人共同按DJS130的逻辑功能、门延时间等进行现场攻关。结果集成度提高了3-5倍。整机采用的全部是为DJS130专门研制的TTL集成电路。如D触发器、二输入四与非门(输入管集电极开路)、 双异或门(双半加器)等。全机采用约1700片集成电路。内存采用磁芯译码驱动器,读出放大器,二极管堆等器件。整机的结构为一个机柜,内有五个抽屉。为积木化结构,调试、安装、维修都非常方便。

作为系列机,DJS130小型机既然是全国第一个系列化机种,故规范和标准就非常重要。四机部把标准化作为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开始,四机部四所(标准化所)的技术人员就进驻到我们的设计组中。从总框图、元器件、逻辑图到控制状态命令、时序信号都赋予简洁、明确、唯一的符号。除规定的图形符号外,一律采用汉语拼音。标准化是一种无声的技术语言,具有精炼的可读性。对于系列机的设计、生产、教学、维修、普及和推广应用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曾用于DJS130机的13条引导程序纸带

为了测试软件的兼容性,我们就把在NOVA1200小型机上运行的软件纸带直接放到DJS130小型机上运行,经过简单的调试,结果非常成功。它们是Diagnostic Program(诊断程序)、ASSEMBLE(汇编程序)、 BASIC 语言(初学者通用指令码)。

整机最后又经过可靠性的考验,都达到了预计的指标。就这样一个单字指令16位,主机字长16位,定点16位补码并行运算,算术运算和逻辑运算指令速度为50万次/秒的中国第一个系列化的小型计算机诞生了。

1974年6月份,继北京联合设计组样机研制成功1个月后,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的DJS130小型机同步调试成功。

1974年8月在罗沛霖局长主持下对京津两台DJS130小型机一起进行了部级鉴定。鉴定地点在清华大学。鉴定领导小组责成我所起草鉴定意见。于是由我起草了鉴定意见的初稿。在草拟期间,代表鉴定领导小组和我沟通信息的是四机部的陈正清和清华计算机系的唐泽圣老师。经领导小组审核,都非常满意。由于是两台样机,所以在鉴定会上要分别作两个研制报告。北京联合设计组样机的报告人是清华大学的吕文超老师。天津的样机是由我出席做的报告。两个研制报告获得与会专家的一致通过。对于鉴定意见引起了各位专家的浓厚兴趣。清华大学房家国老师说,鉴定意见写的非常贴切。两个样机先后研制成功,证明了设计的正确性,这预示着DJS130小型机不久将遍地开花。罗培霖局长高度评价了这两台样机的研制成功。他说,用一年多的时间就把这样一个高水平的两台系列化的小型机研制成功了,这充分地证明了7301会议决策是正确的,采用多家联合设计的路子是对的。希望尽快地投产,大力开展系列机的普及、推广和应用。人民日报头版以醒目的位置,题目为“我国研制成功小型多用电子计算机”作了报道。

参加鉴定会的有各部委,大学,研究单位,企业等共100多个单位,参加人员达几百人。鉴定会为进一步生产和推广应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果然不出所料,在鉴定会结束之后,全国各地掀起了一个生产和推广使用DJS130小型机的热潮。主机生产厂就有天津仪表厂、天津无线电二厂、天津电子计算机厂(原属天津电子仪器厂)、北京计算机三厂、江苏无线电厂、苏州无线电厂、华东师范大学、中兴无线电厂、上海计算机厂等。共生产了1000台左右,迅速地推广应用到国防部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厂矿企业等众多部门。各大专院校的计算机教材多数都是以DJS130小型机的图纸和技术说明书为蓝本写成的。所以,我国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计算机专业的大学毕业生都非常熟悉DJS130小型机。

1974年,命名为748展览会的地点设在北京的故宫博物院。两台全部国产化的DJS130小型机放置在展厅中间的最醒目的位置。在国内这样大规模的展览会还是首次使用BASIC语言(对话程序),由电传打字机打出来的SINE(正弦曲线)非常直观。只要改变一下步长,正弦曲线的间隔点就发生了相应变化。令人惊奇的是诊断程序还可以用计算机来诊断和定位计算机故障。所有这些都引发了国内计算机界的专家以无比浓厚的兴趣。

在DJS130机上用BASIC语言编写的正弦曲线程序,由五单位控制台打字机打出的结果

在我国1000系列小型机已尘封多年,在人们的记忆中已开始逐渐淡化。当年参加联合设计的年轻技术人员都已到了古稀之年。王孝良(清华大学,外设组)、谢荣仁(北京401所,运控组)、赵人鹭(上海计算机厂、运控组)几个技术骨干已英年早逝。他们的出色业绩和突出贡献,一直为当年的“DJS130人”所称颂。曾几何时,1000系列计算机在我国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也曾有过最最灿烂辉煌的时期。应当说1000系列小型机和2000系列小型机、8000系列大型机一起为我国的系列机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由于1000系列小型机占有了首拔头筹的先机,故挥下的也必然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而DJS130小型机又是这一挥毫的起笔。胡锦涛主席在新的历史形势下阐明科学发展观时曾指出:“进一步营造鼓励创新的环境,努力造就世界一流科学家和科技领军人才,注重培养一线的创新人才,使全社会创新智慧竞相迸发、各方面创新人才大量涌现。”对于具有创新精神的1000系列计算机来说,在我国的计算机发展史上必将会永远的熠熠生辉!

结束语

毕业五十年的时光,飞逝而过。如今的我们已从当年清秀洒脱的青年步入了古稀之年。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那风景秀丽的荷花池、水木清华;那端庄肃穆、洁白无暇的清华园二校门;那别致秀丽、古朴典雅的强斋、静斋;那打有历史标记的清华学堂,…都默默地在诉说着清华的光辉历史。那一个个和蔼可亲的老师,那一张张非常熟悉的同学笑脸,那一件件在清华学习期间镌刻在内心深处的美好记忆,……所有这些信息都使我们永远不能忘怀。大家所走过的几十年教学、科研历程,所精心创造的每一个科研成果,每一项发明,都凝聚着我们那一颗颗热爱祖国、热爱国防事业的赤诚之心。我们之中不乏是学者、专家、权威、高级领导、大款、…但说到底都应归功于母校培养教育的结果。值此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百年校庆暨首任系主任钟士模先生百年诞辰之际,我们几个特殊的学子预祝庆典活动圆满成功。并预祝我系早日成为世界上一流的计算机学科。为祖国培养出更多的顶尖人才。

*曲庭维,男,1936出生,吉林东丰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55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1956年由预科升入海军工程系无线电工程专业。1959年入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自102班借读。1960年回哈军工任教。1962-63年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电测教研室进修。1970年调往天津市工作,原任天津市电子计算机研究所副总工程师。获电子部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多项奖励。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