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征文】13-酒井 四年

酒井 四年

叶赛尔*(2003级)

四年前犹豫许久,终于把志愿填在了计算机系,四年后回头看看,觉得当时的想法很有意思。我是从小到大都比较闹腾的人,闲不住,什么事儿又都争个头冒个先,所以父母坚持,要让我去一个相对踏实的环境。那时候有点不太情愿,因为不喜欢枯燥的生活,后来才知道,原来“贵系”,是这样的。

印象很深最早来清华的情形,走在南北主干道上,两边的胡杨很高,枝叶的上头是澄澈的蓝天。那时候的心境大概也跟北国的天似的,没有压力,单纯得很美丽。作为新生党员,我是03级新生中第二个报名的,这一点一直让我引以为豪。有时跟阿布聊起刚见面的样子,他就乐,说我穿一白的无袖T恤,红短裤,运动鞋,一阵风似的杀到寝室里,冲着素未谋面的他很happy地说:“我们一起来,打扫,卫生,吧!”呵呵,那时候真逗。

那时候对什么都很好奇,在冲凉时碰见了第一个贵系的师兄,就喋喋不休地问他:“啊,大学是什么样子的呀?”“啊,我们系都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呀?”之类的。许多回答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俩,一个是说我们系有一口头禅,叫“Faint”,表示晕倒,当时听到的时候一阵背脊发麻,觉得好寒(后来发现流行语是不断变迁的...);另一个就是师兄说我们系又称“酒井”,因为原住九号楼,我心想,得了吧,十有八九是冲某女明星去的...

四年过去了,人聚人散的,“酒井”这个词儿却变得有如烙印一般,成为一种类似于精神纽带的东西,未曾涣散。才知道曾经冲着踏实填报的计算机系,却是全清华文体活动最丰富的。四年里最刻骨铭心的,便是那为之执着的学生会。现在想起当时一帮子人挤在408熬通宵的情形,还会忍不住的感慨。有时随着成长,人会越来越懒,一切都变得有如责任或者习惯,以至于那灵光一现的激情,回头看来竟是如此地珍贵。那时候觉得有动力有追求,人很充实,也很温暖,那帮子哥们儿很义气很兄弟。即使到现在,也还常常在心里对自己说,XX,这辈子只要用得着的,兄弟都为你两肋插刀!有人说大学里的友谊是真挚的,可能是对的,因为开始有了人生的思考与共同的志趣,却还没有冲突的利益与大相径庭的价值。所以一起拼了,一起哭了笑了,当最终的激情定格在“此乃酒井,自当久志凌云”,我感动得无言。

四年前,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的是喜欢计算机,有的是觉得有前途,有的是跟我一样误打误撞。四年后我们分别,有的想深造,有的想工作,有的在回首,有的在期待,但每个人的身上都烙下了一个四年的印记,一生不灭。

离别的当口,我们举杯狂饮,泪流满面。不知道一朝的离别,是否还有一样真挚的笑脸与热切的心。不知道前路漫漫是否还有一样的人群,让我们想起往日的情怀。不知道,今日散却,何日重逢?

回首,酒井,作别四年的历练苦乐酸甜。

回首,离别,重逢应是彼此自豪的时分。

当阳光透过胡杨的枝叶,在主干道洒下暖暖的光圈,我微笑仰望,那一往澄澈的蓝天。

*叶赛尔,浙江绍兴人,2003年浙江省新昌中学毕业,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计35班就读。2007年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目前在北京友录在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