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50周年忆清华生活(一)——丁文魁

丁文魁(1964届系友)

在我们毕业50周年之际,我特别想写写让我永远梦回的清华园。

时间可以无情的让我们的皱纹满面,让我们的鬓发斑白,但它永远也不能丝毫减少我们对母校、对自动控制系、对我们敬爱的老师们的感恩戴德的挚情。

在学校六年学习期间,我们的老师默默无闻、辛勤耕耘,他们不仅传承知识,还通过自身的言行让我们懂得怎样做人、如何做事。

正是他们把清华的精神熔铸于我在为我国核工业奉献的历程中,使我时刻不忘记永远做个不负祖国、不负母校的真正的清华人!

今年离校50年的我们将再聚清华园。愿我们的相聚开心、愉快,愿我们的重逢终生难忘。

让我们这些年逾花甲的清华学子不用扬鞭自奋蹄,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基础上,自觉地为社会、为家庭再多做些贡献。

永远梦回的清华园之一:初到清华园

1958年9月,经过40来小时的跋涉,我拿着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带着少年时“到北京去”的梦想,于9月8日中午时分,列车到达北京前门火车站,我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伟大祖国首都北京!

一出前门站,迎面有许多北京高等院校迎接新生的旗帜,但我一眼就看到了印有黄字“清华大学”的鲜红的旗子,下面是清华大学迎新站,顿时我感到非常亲切,负责接待的老同学热情地接过我和同车下来的其他一些同学的行李,装上了校车。老同学告诉我们,清华在西郊,挺远的,校车再过一个小时开,让我们别走远了。但是来到了首都,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早一点看到天安门,于是我们几个不相识的新同学就结伴去天安门广场,好在前门火车站离广场不远,从前门向北走,很快就到了。当时广场没有现在那么大,东西两侧是红墙,上空是纵横交错的电线。广场中心,“五一”才落成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高耸巍峨,显得格外庄严,纪念碑正面向着天安门,只见上面雕刻着毛主席题写的8个镏金大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向北望去便是雄伟的天安门,高悬的国徽,8只大红灯笼,巨幅毛主席画像,看得真真切切。看到天安门心情很激动,过去只在书中读过,在电影中看过,今天终于亲眼见到它了。我们就一路小跑到了天安门前,两旁4只石狮,一对华表,走上金水桥,仰望天安门城楼,我仿佛看到了毛主席就站在城楼上,也仿佛听到了毛主席那宏亮的声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们都没有表,怕回去晚了,不敢久留,就往回返。

前门站外的迎新站又聚集了不少清华新生,一会校车便拉着我们,沿着通往西北郊的林荫大道驶向清华园。

迎新校车一到学校后,老同学和先到校的新同学就把我们围了起来,这个帮着拿行李,那个问我从什么地方来,热情的笑脸、亲切的问候、一双双温暖的手,使我新来乍到的陌生感一下子便一扫而光。清华园,是一座风景如画的校园。初到,看到的是绿荫、红楼,感到它大极了、美极了。这,就是我对清华园的第一印象。

老同学向我们介绍了清华的历史:美国为了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利用“退还”的一部分“庚子赔款”,于 1911年4月29日在清华园创立了清华学堂,它的前身是留美预备学校,到1928年逐步发展成为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学生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早在1919年,清华学生就参加了“五四”反帝爱国运动。1935年,英勇地参加了“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成为中国学生革命运动的主要阵地之一。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清华师生也都站在斗争的前列。旧清华,有封建式的管理和西方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也有着治校严谨、教学严格的好传统。1948年12月15日,清华园解放了,清华大学投入了人民的怀抱,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院系调整和教学改革,使其成为一所著名的多科性工业大学,一座培养红色工程师的摇篮。到我们入学时,全校共有土木建筑、水利工程、动力机械、农业机械、精密仪器及机械制造、冶金、电机工程、无线电电子学、工程力学、工程化学、工程物理、自动控制等系,在校学生达1万余人,是当时我国人数最多的高校。

到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到。在体育馆前西大操场东侧的小树林里,是新生分班情况和有关报到的说明,我们都赶忙到那里去找。我的录取通知书上是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这是清华很著名的系,可在电机系的名单里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名字,老师说有可能在自动控制系。

我一看,名字果然在那儿。原来,根据党中央关于发展尖端技术的全局部署,1958年7月3日,蒋南翔校长在校务行政扩大会议上,宣布成立自动控制系,将无线电系的计算机专业和电机系的自动控制专业划归自动控制系,共24个班,近600人,其中有近300人是从全国10所高校调整来的,另外一些主要是从本校其它专业调整来的,所以,我们实际上是自动控制系第一次直接招收的学生。当时的自动控制系有自动控制和计算机两个专业,由于与国防建设有关,故分别以代号相称,计算机专业称550,自动控制专业分4 个专门化:510(飞行器自动控制系统)、520(自动控制原件)、530(自动控制理论)和570(核能自动控制系统)。这是一个国防尖端科系,专业学科方向及课程内容均保密,能调整到自动控制系,是组织上对我们的信任。建系时,系主任是钟士模教授,他是我国著名的自动控制专家,党总支书记是凌瑞骥。

我们自动控制系1958年入学的新生219人,其中男生184人,女生35人,分为8个班。开始计划学制5年,1963年毕业。清华以毕业年号的末位数及班的序号来命名班号,因此班号为自301班至自308班,我被分到自308班,全班30人。每个学生还有一个唯一的学号,我的学号是580625。据说,那年学号在581000以内的都是保送生,我们自动控制系由于是尖端科系,所以保送生、家庭成分好的特别多。不久,清华决定改为6年制,我们将于1964年毕业,因此,也就改为4字班,班号为自408班。

我们班的30人中,男生有:王志文、王美亮、王秉忠、王宗楷、汪光春、赵云祺、吕经邦、周山保、何士龙、梁润成、顾乃平、吴金元、吴德新、张礼春、钱元成、张忠顺、张贵泰、张子瑞、钟克钧、武士英、周昌谦、韩明、魏兴华和我24人。女生有:胡明明、胡秀珠、温淑琴、李惠芬、曾祖瑞和陈雪娟6人。我们班的第一任班长是顾乃平,团支部书记是周昌谦。

我们刚入学时,男生住在13宿舍,这是一座3层单元住宅楼,在西大饭厅吃饭,这两座建筑都位于清华园的西南端,在气象台附近。不久我们就搬进了2号楼,这是1954年建的大屋檐学生宿舍群,我住在一楼,153房间,和我同宿舍的有武士英、王宗楷、王美亮、韩明,其他男生分别住在150(王志文、梁润成、顾乃平、吴金元、魏兴华)、151(周昌谦、钱元成、汪光春、张子瑞、张贵泰)、154(吴德新、周山保、张忠顺、赵云祺)、155(张礼春、王秉忠、钟克钧、吕经邦、何士龙)。女生住在强斋。

   

我们戴上了“清华大学”长条形校徽,白底红字,毛主席手写体的校名在胸前闪闪发光,它将陪伴着我们度过在清华园的6年美好时光。听说,清华过去还有一些老校徽,可惜我们没见过。

9月12日晚上,在后体育馆举行了隆重的迎新大会。我们第一次听蒋南翔校长的报告,他介绍了清华的历史,向我们展现了6年美好的大学生活。他说:今年招生2823人,不仅数量是最多的一年,而且政治质量也很好。他向同学们讲了3个问题:目前形势;学校的任务;对新同学的希望。他说,在目前国内大跃进、国际上美帝国主义制造台湾海峡紧张局势。我们全校师生的共同任务,就是建设共产主义清华大学。教学工作、科学研究、生产劳动、体育运动及军训、政治思想工作,5条战线相互配合,实现这一目标。他鼓励我们要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树立远大的革命理想,锻炼强健的体魄,学习好科学技术知识,又红又专。他说:你们都在20岁左右,这是最宝贵的青春时期,为了你们个人的成长,为了清华大学的集体荣誉,为了我们祖国共产主义的伟大远景,祝你们成为一个最平凡也是最光荣的共产主义劳动者。在清华6年的学习生活中,我一直记着校长的教导,也努力地按着他对我们的要求锻炼成长。

紧接着,紧张的学习、迎国庆训练、百花山劳动、大炼钢铁、教育革命…,在清华火热的战斗生活,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