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50周年忆清华生活(二)——丁文魁

丁文魁(1964届系友)

永远梦回的清华园之二:节日在天安门

记得上小学和中学时,每到国庆节,我在家乡参加庆祝活动时,都向往北京,想着天安门,盼望着能有一天到北京去,走过天安门,见我们敬爱的领袖毛主席。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1958年10月1日,是我到北京的第一个国庆节。天还没亮我们就起来了,穿上新衣裳,拿着自己精心制作的花朵,一路欢笑着、跳跃着,出南校门直奔清华园火车站,从那里乘火车,到建国门下车,再步行到东单北大街,此时才6点多钟。我们在那里休息,等待着国庆检阅那一庄严时刻的到来。10点整,雄壮的国歌声和轰鸣的礼炮声通过扩音器,响遍东西长安街。首先,由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向三军发布命令,陆海空三军通过天安门,接受毛主席和国家其他领导人的检阅。在阅兵式后,我们群众游行队伍开始通过天安门,工人、农民、学生…,我们拐出东单北街沿长安街向西走去,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迈着整齐地步伐,向天安门进发。终于看到了天安门城楼,眼前的欢乐幸福,使我想起了往事,要不是解放,真不敢想我们现在是什么样子,要是没有毛主席,没有共产党,我哪有今天。在那激动的时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提高思想觉悟,努力学习功课,锻炼好身体,搞好社会工作,不辜负党和人民的培养。我们的队伍进入了天安门广场,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我们招手,虽然看得不太真切,但也可以分出领袖的身影。这时我们好像忘记了一切,只是舞动着花束,有节奏地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我看啊看,不停的看,喊啊喊,不停的喊,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真感到自己属于这雄伟的天安门广场,属于960万平方公里的我的共和国。前进的步伐催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天安门广场,我们还不时地回头望去…。我们沿着长安街西行至西单,再向北拐,到西四的西什库北京4中休息,时间已是12点多钟了,学校把饭送到那里,吃过中饭,我们三五成群地漫步在沉浸在欢乐气氛的首都街头,这是我到北京后第一次进城,看看北京的容貌。

为了参加晚上的天安门广场联欢,找个好位置,傍晚我们早早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院校联欢区中央围了块好位置。夜幕降临大地,华灯灿烂,探照灯的光束扫过蔚蓝的天宇,天安门广场显得有些拥挤。联欢会开始了,整个广场欢腾起来,歌声、舞曲声响成一片,我们载歌载舞,尽情的欢乐。国庆之夜一般放两次焰火,8点半开始放礼花了,五颜六色的礼花腾空而起,千姿百态,漂亮极了,我从没看过放礼花,看了真开心。第2次看花是在景山公园的山上,那里在北京的中轴线上,地势又高,焰火中可看到半个北京城,使人更加感到北京的宏伟、祖国的博大,我真想喊一声:祖国万岁!在这时,我真正地体会到了做一个中国人的伟大和骄傲。

   

国庆14周年受阅纪念卡

之后,大学期间每个国庆节,我们都到天安门。再加上“五一”节,我们在天安门度过了近10个节日。1963年国庆节是我们在校期间最后一次到天安门受阅,我保留了一张天安门受阅纪念卡。

1959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在4月29日刚刚结束的第2届人民代表会议第1次会议上,选举刘少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记得29日晚上,消息传来时,清华园一片欢腾,年轻人贴的标语中有一条“刘少奇主席万岁!”,不久就被制止了,原来,不是对国家主席都可以喊“万岁”,只有对毛主席才能喊。5月1日一大早,我们乘车去天安门,清华大学师生仍在群众队伍中接受检阅,队伍的前面是“清华大学”4个红色的立体大字,接着是高5米的一对青年白色石膏像,女的紧握鲜花,男的高举红旗,象征着清华万余名师生在奋进,后面是“中国共产党万岁!”的红色巨幅标语,它和100多面迎风招展的大红旗紧相连接,好像一片红色的海洋中的指路灯塔。90人组成的军乐队、600人组成的合唱队,高唱“永远跟着党”,我们在随后的七八千人的群众队伍中,一步一步走向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从1960年起,“五一”节首都天安门不再举行群众集会,而改成在各公园和其它场所分散进行庆祝活动。

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周年,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广场东西两侧的红墙拆除了,纵横交错的电线全部埋入了地下,广场扩展了,南北长达800米,东西宽500米,显得更加开阔宏大,已成为能容纳100万人的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了。东侧出现了与之对应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西侧建起了宏伟的人民大会堂:总结过去,规划未来。那一年北京的面貌焕然一新,还建成了北京站、军事博物馆、民族宫、中国美术馆、北京工人体育场、北京工人体育馆等8大建筑,而这些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真是一个催人奋进的年代啊!

   

自四组成的一个机枪班后排左1为作者

国庆10周年,我们是作为首都民兵师接受检阅的,和北大同学组成一个机枪方队,共4000人。一个班7个人,前面3个人抬一挺马克辛重机枪,后面4个人手持步枪,走起来十分威武雄壮,我和汪光春及何士龙等6位同学一个班,我扛步枪。9月几乎操练了一个月,有时在清华西大操场,有时在北大“五四”运动场。9月的北京仍然很热,一天演练下来也是很累很累的,可我们都不叫苦,4个周末的晚上我们都在天安门接受预检。“十一”那天我们起的特别早,到市里还是在东单北街集结,等候着庄严时刻的到来。10点整,70万人的首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大会开始。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主席、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宋庆玲副主席、董必武副主席等,走上天安门城楼,80多个国家的贵宾参加了庆祝大会,其中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主席胡志明、蒙古人民共和国主席泽登巴尔、日本共产党主席野坂参三、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主席伊斯特万、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诺沃提尼、波兰国务委员会主席萨瓦茨基、保加利亚国民议会主席团主席加涅夫、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这么多的外国首脑同时来华,大概是我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检阅开始前,彭真市长讲了话,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林彪向陆海空三军发布命令,三军首先受阅。接着是首都民兵师,我们机枪方队在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中步伐整齐、威武地通过了天安门,毛主席在城楼上向我们挥手,我想毛主席一定会十分高兴。后来,在军事博物馆展厅的墙上就挂着一张我们受阅的大幅照片,班上的不少同学都英姿飒爽的出现在上面。

晚上,仍然在天安门广场狂欢,我们由于太高兴了,又都没有表,等到找校车时,车早已开了。要等到第二天早晨乘车回校,还不如走回去。于是我和几个同学一起,从天安门出发,沿着西长安街、西单大街,出新街口豁口,经北太平庄、学院路、五道口返回清华园。一路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累,到宿舍已经是早晨四点多钟了。